大同日报 -A4 云冈副刊-
A4云冈副刊
  • ·小区里的那架藤萝
  • ·雪之恋
  • ·丁酉末盼雪终至有寄
  • ·浪淘沙 雪霁
  • ·记忆中的母亲
  • ·回望故乡
  • ·雪落家园
  • ·游大同二首
  • ·赏梅
  • ·云中遗韵
  • ·望侄成龙(上)

小区里的那架藤萝

韩文岭

  对于藤萝,以前只在照片上见过,在别人家的院子里见过,其实对这种植物并不熟悉。然而搬到柳航新村小区以后,因为院子里有一架很美的藤萝,这才有了近距离的观赏接触。
  小区的这架藤萝,就种在9号楼的北面,设计师不仅为藤萝搭造了一个很美的水泥架,还在架下放置了石桌石凳供人们歇息,这独具匠心的设计,给这座欧式风格的小区增添了一份秀色和典雅。
  每年的5月,当塞外的春风轻弹着清新的旋律吹起,立刻用那流淌着的浓浓暖意,催醒了小区的这架紫藤。于是,经过寒冬肆虐的紫藤,立刻执拗地冒出一些嫩芽,那疑似枯竭的数条老藤,也顽强地伸展着弯曲的臂膀,悄然向水泥架攀缠上去,使得灰白的水泥架也有了一种不屈不挠的生命力。眼看着苍老虬枝和嫩绿新芽,面对着强烈的反差对比,总让人立刻产生枯木逢春的惊奇和喜悦。没过几天,当枝条上刚刚发出尺把长的嫩枝,叶片才刚刚舒展,一串串浅紫色的花序便悄悄悬挂出来,串串紫花如葡萄悬垂,如紫色的云朵,飘悬在绿蔓浓荫的藤架上,垂如流瀑,绿叶羽状,一簇簇,一串串,在微风中轻轻摇曳,深深浅浅,浓浓淡淡,灿然绽放。又似一群紫色蝴蝶飞舞着,摆动着,绚丽着,染亮了春的明媚,散发出一片清悠安宁的香气,为小区带来一丝芬芳。在那些日子里,每天一走进小区的大门,我
  就会很自然地扭头向右面望去,那满眼的紫色、那淡雅的香气吸引我走过它的身边,并在旁边站上一会,或者把鼻子凑近花簇,使劲吸几口那淡雅的香气,再满意地走回家里。一架紫藤,引来了满院春色,一架紫藤,让庭院拥有了浪漫气息。生活在高楼林立的城市里,却有着陶渊明“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的惬意感觉,一切是那么的安详与美好,真是太美了!
  一有闲暇,我便时常去那架下坐坐,春天看繁花,夏季乘阴凉,晚秋看落叶,冬日雪压残枝,又是一番风情。小区的住户有手拿报纸杂志静静阅读的,或三两谈友天南地北闲聊的,那都是最佳去处。紫藤永远是一首向上的诗。它的藤遒劲有力,缠绕在长廊花架间,就像一条条棕色的龙奋力地爬上廊顶,期盼着登高远眺。那些暗紫色小花,每一串花都是上面的盛开、下面的待放,颜色是上浅下深,好像那紫色全部沉淀下来,涂抹在最嫩最小的花苞里。随着和煦的暖风拂动,花序上花朵开放,淡淡的清香弥漫开来,会让人不饮自醉。李白有诗云:紫藤挂云木,花蔓宜阳春。密叶隐歌鸟,香风留美人。坐在紫藤下的石桌旁,欣赏着淡雅的花朵,吟哦着隽永的诗句,竟感觉那些小小的紫藤花瞬间幻化为天使,带着我的遐思渐渐升离地面,也带走了那些时日一直压在我心上的疑惑和不快,转瞬间诉尽了最宁静的繁华。地上落了薄薄的一层花瓣,有几片被清风卷起,落在我的手掌上,滋生出美妙的感触。细密的叶子把紫藤架遮得严严实实,坐在下面乘凉,清风徐来,暗香浮动,真是惬意极了。
  紫藤又名藤萝,是一种荫棚花卉。它钩连盘曲、攀栏缠架,初夏时紫穗悬垂,花繁而香,盛暑时则浓叶满架,荚果累累,花期长久,容易养护,花朵极具观赏性,既是花门或棚架最美的点缀,更是画家所喜之物。另外民间还以花为食,把紫色花朵或水焯凉拌,或者裹面油炸,制作“紫萝饼”“紫萝糕”等风味面食。正是因为这些鲜明的特点,紫藤受到百姓的广泛喜爱,尤其是得到文人的喜爱。古代的文人爱藤,不但咏藤,而且在自己的院中植藤。在北京很多的古代文人故居中植有名藤。我曾见过纪晓岚故居门前的紫藤,据介绍这棵紫藤为纪晓岚亲手所植,距今已近三百年。他在《阅微草堂笔记》中描写到此藤:“其荫覆院,其蔓旁引。紫云垂地,香气袭人。”老舍先生曾写诗云:“驼峰熊掌岂堪夸,猫耳拨鱼实且华。四座风香春几许,庭前十丈藤萝花。”
  紫藤还代表着一种醉人的恋情,这来自于一段美丽的传说:有一个美丽的女孩梦想一段美好情缘,每天祈求天上的红衣月老能成全。终于红衣月老被女孩的虔诚感动,在她的梦中对她说,在春天到来的时候,在后山的小树林里,她会遇到一个白衣男子,那就是她想要的情缘。等到春暖花开的日子,痴心的女孩如约来到了后山小树林,等待她美丽的情缘。可一直等到天快黑了,白衣男子还是没有出现,女孩在紧张失望之时,反而被草丛里的蛇咬伤了脚踝。女孩不能走路了,家也难回了,心里害怕极了。在女孩感到绝望无助的时刻,白衣男子出现了,女孩惊喜地呼喊着救命,白衣男子上前用嘴帮她吸出了脚踝上的毒血,女孩从此便深深地爱上了他。可是白衣男子家境贫寒,他们的婚事遭到了女方父母的反对,最终两个相爱的人双双跳崖徇情。后来在他们徇情的悬崖边上长出了一棵树,那树上居然缠着一棵藤,并开出朵朵小花,紫中带蓝,灿若云霞,后人称那藤上开出的花为紫藤花。紫藤需缠树而生,独自不能存活,便有人说那女孩就是紫藤的化身,树就是白衣男子的化身,紫藤为情而生,无爱而亡。
  可惜的是,在小区改造中,这架紫藤未能留存下来。我曾试着和施工的工头商量,希望能把它们留住,但是未能如愿,水泥搭成的架子拆除了,紫藤也被连根拔起,改种了其他绿植。当时我非常遗憾地想,这里再也看不见藤萝花了,可惜我没有一个小院子,否则一定会把它们仔细地移植栽种。
  我常想起那架带给我很多美好的藤萝,于是凭印象画了一张小画挂在书房,还配了一首小诗:几根老藤庭院栽,先于百花悄然开。紫云飘舞飞架上,疑是仙葩天宫来。为的是表达心里的一种留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