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日报 -A4 云冈副刊-
A4云冈副刊
  • ·小区里的那架藤萝
  • ·雪之恋
  • ·丁酉末盼雪终至有寄
  • ·浪淘沙 雪霁
  • ·记忆中的母亲
  • ·回望故乡
  • ·雪落家园
  • ·游大同二首
  • ·赏梅
  • ·云中遗韵
  • ·望侄成龙(上)

望侄成龙(上)

任勇

  太皇太后冯氏没有忘记她曾经给姑母的承诺,她要尽自己的全力活下来,活出个样子来,为冯氏家族增光。她也没有忘记她曾给哥哥冯熙的承诺,她要在大魏江山里无限地注入冯氏家族的因素,让冯氏家族的振兴在大魏王朝的国度里得以实现。
  当年太武帝拓跋焘十分宠爱的冯昭仪,把重振冯氏家族的一线希望寄托在侄女的身上,让这个从死亡线上捡了一条命的小冯女,从一个在洗衣房做工的小女奴,经过精心的培养和打造,顺利成为皇孙拓跋濬的身边人,进而成为文成帝拓跋濬的贵人、皇后。文成帝英年早逝之后,冯氏被尊为冯太后,先后在献文帝拓跋弘和孝文帝拓跋宏两任皇帝时期主持朝政,成为北魏王朝乃至整个封建社会时期一位伟大的杰出的政治家。孝文帝拓跋宏时期,冯氏被尊为太皇太后,她对孝文帝进行了十分严格的教导和培养,亲自撰写《皇诰》十八章和《劝戒歌》三百余章,指导并直接参与了太和改制,为大魏王朝实现文治,实现民族大融合,实现强国富民之梦想,苦心孤诣,胼手胝足,付出了她的所有心血。然而她还有一个梦想,那就是重振冯氏家族,而且她为实现这个梦想也已做了许多的铺垫和努力。
  史料上无法查到太皇太后冯氏是否有自己亲生的孩子,曾经有学术界人士认为孝文帝拓跋宏极有可能是太皇太后冯氏的私生子,这从她在培养孝文帝的超常心性,从拓跋宏与冯氏之间的默契和情感,似乎可以看出端倪。然而这些毕竟还仅限于猜想,并无可靠的依据可查。如果孝文帝拓跋宏不是冯氏亲生,她就会对其放任,乃至于把孝文帝当作第二个献文帝予以废黜,如此推理,未免过分牵强,甚至是对已经被历史所证明了的这位女性政治家的全盘否定。当然,太皇太后冯氏企图振兴冯氏家族,这一点是有目共睹的,作为封建社会的一位统治者,也是可以理解的。太皇太后冯氏重振冯氏家族的梦想,别无选择地放在了她的哥哥太师冯熙的子嗣身上,因为这是她身边唯一的冯氏家族的血脉。
  当年,冯熙在大魏国与妹妹相见,提出为父亲和冯氏家族复仇之事,被妹妹说服。从此他把家族的仇恨,化成了一股潜在的力量。他把力量投入到了三个方面,一是繁衍冯氏后代,二是逐渐壮大冯氏家业,三是随时听从妹妹的差遣,为妹妹的事业效力。太皇太后冯氏对哥哥冯熙的表现基本满意。首先冯熙在短短十多年里,生儿育女十多口,真正是让人刮目相看。文成帝拓跋濬的亲弟京兆王拓跋子推,为了讨好他们兄妹俩,特意为冯熙介绍并迎娶拓跋皇族的博陵公主为妻。博陵公主为冯熙生下长子冯诞、次子冯修。传说冯熙
  先后娶了多房妻妾。除了博陵公
  主为他生下的两个儿子外,史料有
  记载的还有三子冯聿、四子冯夙,以及长女冯氏(未知名)、次女冯润
  (野史名)、三女冯清(野史名)等共
  八个女儿。太皇太后冯氏还听说哥哥冯熙常常在外面拈花惹草,冯熙的子嗣绝不仅仅是这十几个,二十多个也不止。她还听说冯熙如今位高权重,贪欲之心与日俱增。太皇太后想,该找个时间与哥哥说说话了,给他提个醒,做人做事要给自己留点余地,也要为哀家的脸面想想。虽然太皇太后并没有想到她的哥哥会如此荒诞,但是仅凭他能够为冯氏家族留下后代这一条,她就不能与她的哥哥说什么过激的话,去挑战他的承受力。至于冯熙还做了些什么事情,只要他不跨出底线,她都能够忍受。当然她更不会让她的哥哥去做危险的事,比如带兵打仗,比如做一个使臣与南朝谈判,她要尽一切可能保护哥哥以及他后代的安全,让冯熙在京城享清福,做个平平安安的文官即可。当年在长安,她父亲兄弟三门被太武帝所灭的血腥场面,至今还会出现在她的眼前。冯氏家族能有今天实属奇迹,她要利用所有权力保护和延续这个奇迹,不能再有任何的闪失。
  太皇太后冯氏要把冯氏家族与大魏国的皇族拓跋氏家族,紧紧地绑在一起。待到冯熙的长子冯诞十多岁的时候,太皇太后不管辈分之差,不失时机地为其迎娶孝文帝的妹妹乐安长公主为妻,让他成为当今皇上孝文帝的妹夫。孝文帝拓跋宏任命冯诞为侍中、征西大将军,封南平王,任命冯修为侍中、征北大将军、尚书,封东平王,亦对冯熙的三子、四子做了相应的安排。可惜的是冯熙最为看重的长子冯诞和次子冯修,少时不喜读书,也懒得练功,最终难有建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