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日报 -A6 文体大观-
A6文体大观
  • ·北魏明堂遗址佐证帝都平城遗址
  • ·写北魏传奇人物 看平城历史风云(上)

写北魏传奇人物 看平城历史风云(上)

  

编前语
  今年,平城区政府与市作协签订战略合作协议,以“北魏历史人物传记文学丛书”项目为龙头,在大同市历史文化开发战略中持续进行深入广泛的合作,以提升我市文化底蕴、营造更加浓厚的文化氛围,首批有我市11位作家根据合作协议就北魏历史文化展开创作,并各自提交了创作提纲。目前,各位签约作家已投入创作中,他们笔下的历史人物是怎样的,他们如何理解并表现这些历史人物,本报记者对他们进行了采访,并刊登对这11位作家的访谈。

任勇:为冯太后写传是多年的夙愿

  “选择为冯太后写传,是我多年的夙愿。”任勇说,“我是这样想的,没有冯太后的培养,便没有孝文帝,也就没有孝文帝的一系列改革和汉化。”
  任勇,市作家协会主席,曾出版文集《未必出行》《一叶菩提》《家长里短》。长篇传记文学《冯太后传》作为“山西省百位历史文化名人传记”的其中一部,由北岳文学出版社出版。
  谈及当初接受省作协关于“山西省百位历史文化名人传记”写作任务时,要从长长的名单里选择一位,任勇很快在“冯太后”上画了圈。在他内心觉得冯太后与他有一种说不清楚的缘分,冯太后虽为一个女性,却有种种理由可以成为代表大同历史的第一人。他以文学家的热情与想像让自己的身心仿佛穿越到一千六百年前,把自己摆到故事发生的地方和情景中去。“假设我就是冯太后的一位追随者,她的一颦一笑我都见过,她的一举一动、说话的口气、穿戴的衣衫和饰品、发怒时的自我控制、对爱情的向往、对黎民百姓和太监宫女的态度等等,我都见过,甚至是熟悉得很。假设我就是少年拓跋宏,当冯太后的严厉和温暖,交叉而来时,我矛盾的心情,无奈的选择,不得不有的强迫和伪装,面对大是大非,我又毫无退路地拿出我最真实的一面。”任勇说,这样的文学体验为他书写系列北魏文化散文打下良好基础。
  在任勇看来,孝文帝的伟大,出自冯太后的伟大。孝文帝的思想、理念,大多出自冯太后,冯太后为了培养孝文帝专门写了《皇诰》十八章和《劝戒歌》三百余篇。可谓呕心沥血。“所以我选择她,只因为她的伟大。”任勇说,塑造冯太后,是基于封建社会对女性的歧视,他要让这个女性的伟大之处站起来,活起来,丰富起来。基于体裁是传记文学,他要严格遵循历史原貌,在历史依据的基础上,进行文学加工。要将冯太后还原成一个有血有肉的女人,而不是神。所以写她的过程,就要进入她的内心世界,把她写成一个立体的人。 史涌涛

李文媛:尽力还原杰出帝王的真实形象与内心

  历史上对孝文帝及其汉化改革均有很高的评价,如“元魏之有主,其孝文之所为乎?中国之道不坠,孝文之力也”;但亦有持否定态度者,认为孝文帝所坚持的汉化改革并不适合北魏国情,是北魏政治危机的开端。“历史就是这样,功过是非,任人评说,君且拭目以观。”正在广泛收集史料着笔写作这位具有雄才大略北魏皇帝的女作家李文媛说。
  李文媛,法学学士,主任编辑,省作协会员,市作协副主席,市女摄影家协会主席。她坦言,写作这样一个对中国历史有着重要影响的杰出人物,让她压力很大,但她希望用自己特有的细腻走进孝文帝的内心,更本真地还原出不仅是杰出帝王,更是一个有血有肉有远大抱负男人的形象。“我看孝文帝,看到更多的,是他忍辱负重、克己复礼、雄才大略、励精图治、革故鼎新、命运多舛。我希望能够用更多细节和心理描写让我笔下的人物立起来、活起来、丰满起来。”李文媛说。
  孝文帝元宏,原名拓跋宏,北魏第七位皇帝。5岁即位,在位29年,但这29年戏剧化地被划分为三个阶段,即“禅位”后的太上皇献文帝干政、佐政5年;文明太皇太后临朝称制14年;自己亲政约10年。在这29的时间里,孝文帝一直在学习、在成长。他不仅雄才大略、文治武功俱佳,而且通过尊周礼、兴汉制、解禁田、班均田、建三长、改姓氏、易汉服、定官品、迁都城等等一系列改革,将北魏少数民族政权逐步发展为以汉族政治、经济、文化为范式的民族融合政权,加速了北魏封建化进程,促进了民族大融合、大发展,对北魏社会政治生活乃至整个中国历史产生了深远影响。
  李文媛表示,其个人的书写,要努力还原历史上真实的存在,而所谓的“真实”,也只是史学家们的记载,未必完全真实,也难免会掺杂一些个人的好恶。她眼中的孝文帝,是一个充满悲剧色彩的人物,双亲的死,他只能装糊涂,装着装着,大概反倒装明白了,为了大魏开疆拓土、江山永固,太皇太后汉化改革这面大旗,他必须坚定不移地扛下去,因此,在情感上,这位目光远大的皇帝该是多么纠结。太皇太后病逝后,孝文帝才开始独立执政,放手当皇帝。可是,任何改革都注定不会一帆风顺,他遇到的阻力不只来自于外部,还来自于本民族,也可以说是家族、集团内部,仅仅不到10年,这位壮志未酬却已心力交瘁的皇帝便倒下了,死于常年征战身体的亏损,也死于皇后出轨的愤恨,享年33岁。 史涌涛

庞善强:在史料基础上塑造一个鲜活的拓跋珪

  道武帝拓跋珪是北魏开国之帝,亦是魏晋南北朝史上杰出的历史人物。拓跋珪少小便遭遇亡国,之后流亡十年,九死一生,寄人篱下。然其能忍辱负重,意志坚韧,未及成年便号令旧部,重整旗鼓再造江山社稷,堪称天之骄子。北魏建国后,道武帝剪除了北方威胁,之后南下中原,用兵如神,一年半内便颠覆后燕,渐匡北国,不失为我国古代杰出的政治家与军事家。此外,道武帝编户齐民,竭力推广农业,重用汉族人士,修经制典,促进了各民族融合,可谓功勋卓著。北魏的强势崛起,彻底改变了“十六国”后期中国北方满目苍夷、分裂割据的社会惨况,奠定了北魏雄踞中国北方百余年的基础,为后来之隋唐盛世及中国古代社会的进步和发展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庞善强,现为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省作协会员,市传记文学研究会副会长,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他说,对于写作历史人物传记,他一直持以谨慎、敬畏的态度,生怕自己学养不深,愧对了这位杰出的历史伟人,更愧对读者。传记文学不同于其它的文学载体,其写作的基本要求便是客观、真实、准确地反映出该人物在特定的历史时期所产生的社会意蕴及精神风貌,这就要求作者必须做足基本功课,既要熟知历史,又要甄别期间的历史。然而传记文学毕竟非同修史,而是在真实史料的基础上去塑立一个个鲜活的人物。既然是要塑造人物形象,便必定脱不了一个最重要的审美原则传神。传神就是要把真实性和文学性两者统一起来,这样才能使传记中的传主有鲜活饱满的人物个性,也唯有这样的人物才能在传记作品中硬朗地直立起来。
  对于正在创作中的《道武帝拓跋珪》,庞善强的写作笔法比之前更从容,在符合真实史料的前提下,尽可能地对传主的人物性格及形象进行泼墨式的文学升华,让历史信息与人物形象在鲜活的故事情节中纠缠在一起,以转化成通俗而不庸俗的文学叙事去层层推进,让读者在浓郁的文学氛围中去品鉴历史。张诗珩

李佳栋:展示拓跋焘作为军事统帅的人格魅力

  传记文学的创作首先要尊重史实,而尊重史实的核心是关注传主本身。市作协“耘社”会员、同煤作协会员李佳栋说,拓跋焘的少年英雄形象,正史没有详细描述,在搜集其他资料的过程中,偶然从罗新教授《北魏太武帝的鲜卑本名考》论文中了解到:“佛狸”是北魏太武帝拓跋焘的小名,在少数民族语言文献中很可能对应的是阿尔泰语系的“狼”、“勇士”之意;“伐”是中古北方部族首领类似于“王”一样的政治名号称谓。它们合在一起“佛狸伐”,才是拓跋焘鲜卑本名的全称,意译为“如狼一般英勇的国王”。正在创作的《拓跋焘传》,通过诠释鲜卑小名的由来,再结合其少年带兵抵抗蠕蠕突围的事迹描述,基本可以塑造出其长于深宫却善于带兵作战的少年英雄形象。
  从《魏书》来看,拓跋焘的一生都在征战,其令人印象深刻的主要身份,就是军事统帅。拓跋焘最大的历史功绩是通过战争消灭北方十六国政权,通过外交手段征服西域,还对南朝刘宋发动远征,完成了中国北方的统一大业,疏通了丝绸之路,使平城成为北方区域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这些成就的取得,离不开其政治战略、军事决策、外交谈判和文化交往等综合手段的运用。因此,传记中比较精彩的地方就是拓跋焘作为一名军事统帅在研究决策、使用奇兵等战略战术以及赏罚严明等方面所展示的人格魅力,围绕这些方面进行适当的文学创作,不仅可以塑造出拓跋焘这位南北朝时期最优秀的军事统帅形象,而且有助于更生动理解南北均势下政治、军事、文化等方面的交流碰撞的历史意义。 张诗珩

蒋丛发:以史为据 合理想像凸显人物

  郦道元生于北魏盛极转衰的时期,宦海生涯起伏跌宕。其以猛政肃清盗匪,维护了地方的安定,保护了平民的生命财产安全,也因此被挟怨的魏收以公报私列入“酷吏”之列。
  蒋丛发是市作协方言研究会会长,曾主编《大同民进》《方言报》。他认为,郦道元创作的《水经注》在地理学学术方面,其考据之准确、记述之详细是旷古未有的,在世界地理学学术方面也是独树一帜的;在历史学学术方面,郦道元的《水经注》详尽地记述了从上古到北魏时期中国及周边河流的状况,因此为后世留下极为珍贵且无比真实、足可以其为据的原始资料,这一历史功绩是空前的;在文学创作方面,《水经注》所载的散文,又清丽脱俗、风格隽雅,可以说开了中国山水散文的先河,对中国山水散文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堪称中国山水散文的鼻祖。
  为全方位书写好郦道元这位历史人物,蒋丛发参考了《魏书》《资治通鉴》《全后魏文》《北史》《水经注》《颜氏家训》和博物馆展出的文物实证、涉及到的多部县志和散存的有关资料等。为再现郦道元的传奇人生,蒋丛发是以事例和辅证来书写。郦道元是杰出的地理学家,《水经注》详细记载了一千多条大小河流,同时还记载了每一条河流流经之地的历史遗迹及人物典故,以及相关的民间歌谣、谚语方言、神话传说等,荟萃了自然地理与人文地理,涉及的地名、山川名称等为后世留下无比珍贵的史料价值。他同时是杰出的散文家,《水经注》所载的散文对中国文学产生深远影响。在书写过程中,蒋丛发以历史史实为基本依据,以合理的想象与虚构建构情节,融入情感情思,突出故事性,塑造出以郦道元为中心的一系列立体感强的艺术形象,表现出风云变幻、波澜壮阔的北魏政治社会场景。 陈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