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晚报 -B6 九龙壁·晚晴-
B6 九龙壁·晚晴 下载PDF 下一版 上一版 |
B6九龙壁·晚晴
  • ·他们用文化养生
  • ·老年心语
  • ·老年人摔倒后的急救法
  • ·老来伴儿
  • ·孝在心亦在口

他们用文化养生

  他们年过花甲,忙忙碌碌,用文字表达自己、用镜头记录视野、用文房四宝诠释时光。没有疲倦,只有心底的一池水,微澜起伏,干净清澈。
  文化养生,是一丛花,装扮着一群老年人的生活。
  曹杰,原大同市文联主席,已经八十高龄,依然笔耕不辍,他的许多文字发表在报刊杂志上,出现在博客上。2010年他完成了四十万字的历史小说《北魏冯太后》,2014年他写完了小说《鲜卑传奇》,去年我见到他的时候,他正在写电视文学剧本《鸳鸯锁》。曹杰的文字许多人喜欢看,我佩服曹杰老师对文字的敬重和执著。他是大同诗人作家们的学习榜样,也是大同文学的一盏灯,一直亮着。“写大同是我的责任,我还要继续写下去。”曹杰说。我明白了,文化养生成了曹杰的生活习惯。
  在云路街古城民俗馆,赵佃玺身穿唐装,为游客们讲诉着老大同故事。大同文化不老松,这是赵佃玺给我的印象,因为我总能看到他为大同文化事业忙碌的身影。2011年11月,河北教育出版社出版了赵佃玺的《梦回大同府》一书。这套书沉积了赵佃玺五十多年的汗水和心血,每一张照片、每一个文字都出自赵佃玺的手,出自他对大同的一片深情。《云中十二衩》是赵佃玺完成的一套工笔画,在大同书画界堪称一绝。今天,赵佃玺用怀旧的眼光注视着大同的变化,从云冈石窟到华严寺、从四牌楼到和阳门城墙上的每一块砖,每一次变化赵佃玺都要亲自去看一看、感受一下,然后用文字记录。文化养生,是赵佃玺的文化行径,三个孩子三个博士生越发让大同人对其充满敬仰。
  “在那个风雨雷电的夜晚,你扶我走过斑马线,在那个烈日如火的午后,你为我撑了一路的伞……”优美的旋律,甜美的歌声,这是“中国梦·劳动创造幸福”的获奖歌曲《心是这样的暖》,这首歌的词作者是张枚同。张枚同是大同文化的骄傲,1980年他写的《年轻的朋友来相会》唱响中国。近年来,70多岁的张枚同依然在歌词的创作上忙碌,《天下大同,向往世界》《民族的记忆》《话就这么说》等作品皆出自他的勤奋和执著。只有方向,没有终点,用文化养生,用歌声装点生活,这是张枚同的寻常和不寻常。
  2015年的一个冬日,我和阳高十多个诗人作家坐在倪选家的炕上,大家高兴地谈论着倪选的诗歌,谈论着《杏苑》杂志。倪选是阳高的一个农民诗人,七十多岁还坚持写诗,他的诗歌许多人喜欢。“朵朵娇花迎我笑/排排青苗齐点头/田园风光无限美/吟词吐歌出诗人。”“天宇作课堂/大地铺纸张/汗滴研成墨/巧手绘山河。”这是他在地里锄玉米和谷子时写下的诗句,堪称佳作。倪选家不富裕,没有几件像样的家具,但是他喜欢读书写字,他把写作当成了老年生活的粮食和蔬菜。
  《五路山风景》《十里河风光》《白羊口》《东山公园》《酸溜溜》……一张张生动的照片彰显着对左云的深情,照片的拍摄者叫杨钰。杨钰七十多岁,喜欢摄影,喜欢在左云的山山沟沟行走,一边行走一边拍摄,他的作品成了宣传左云的窗口。用文化养生,用镜头留下时光的影子,杨钰是夕阳中的一缕朝阳。
  他叫成勇,1948年出生,是左云的一位农民书法家。他的魏碑和小楷被许多人收藏,他一边自己写字,一边教一群孩子们写。文房四宝让他忙个不停,写书法成了他老年生活的一部分。
  文化养生已经成了一种文明和时尚,它不仅仅陶冶个人情操,更重要的是给晚辈们一种文化引领和熏陶。家有儿孙,如何让儿孙们正确做事,健康生活,是老年人和谐家庭的思考。言传不如身教,自己看书写字,为儿孙们做出榜样,获得儿孙们的认可和敬重,他们也会去跟随,也会成为文化养生的后来人。刘永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