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晚报 -B6 九龙壁·晚晴-
B6 九龙壁·晚晴 下载PDF 下一版 上一版 |
B6九龙壁·晚晴
  • ·他们用文化养生
  • ·老年心语
  • ·老年人摔倒后的急救法
  • ·老来伴儿
  • ·孝在心亦在口

老来伴儿

  父亲住院了,肺部有个脓包,医生说因为年龄大了,得慢慢消炎,慢慢治疗。
  刚开始,父亲在医院安安静静地、积极地配合着,过了十来天,病情明显好转,父亲反而烦躁不安!父亲怎么啦?是身体不舒服?我有点儿不明白。看着烦躁的父亲,我小心翼翼地问:“爸,您怎么啦?身体不舒服?还是治疗的没有效果?”父亲看着我,突然说了一句“我想你妈了。”
  “想我妈?”我听了愣住了:“您每天和我妈通三次电话,还想啊?”
  父亲依然坚决地说了一个字:“想!”
  听着父亲的这句话,我不知道怎么来安慰他老人家。父亲与母亲已共渡了将近七十多个春秋!母亲早就如同他的影子般相伴相依、难舍难离。
  同室的病友问我父亲:“您老伴儿多大了?”
  “八十六了!我们是原配,是原配,她一辈子跟着我不容易,不容易啊!”父亲反反复复地说着。
  “爸!那个时候家家都是这样子的,都不容易。”我尽力安抚着父亲,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父亲由于心脏也不太好,所以液体不能滴得快了,可倔强的父亲不管这些,趁我们稍不留神就把液体拨快了,还说早早输完了,和你妈能通通话!我听了一时无语,泪水禁不住模糊了双眼……
  父亲终于要出院了。早晨五点钟,他就起床了,把自己收拾得干净利落,静静地坐在那里等着。当得知上午还要输液时,一向温和的父亲大发雷霆:“要出院了,还输什么液?有完没完?”
  “老爷子,上午还有一部液体,很快就输完了,不耽误您出院。再说了,手续还没有办呢?”护士柔声细语地安慰他。
  “麻烦,一来你们这儿就没完了。”父亲极不情愿地又躺下了,液体快速地流进了父亲的身体,好像也明白了父亲归心似箭的心情!
  回家的路上父亲只说了一句话:“不知道你妈这几天吃得怎么样?睡得怎么样?”
  我和二哥谁都没有说话……郭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