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晚报 -B8 印象大同-
B8 印象大同 下载PDF 上一版 |
B8印象大同
  • ·众里寻她
  • ·夜的“星”
  • ·那些年炉火不熄的日子
  • ·积德钰与积德益

众里寻她

□ 许 玮


  1964年7月5日,文史大家郭沫若先生来大同参观考察。当他走进城内华严寺的薄伽教藏殿,在众多辽代彩塑中看到那尊绝美的合掌露齿胁侍菩萨时,内心的激动无以言表,用任何华丽的词汇赞美这尊彩塑,都显得有些轻浮。
  郭沫若先生驻足流连,端详良久,还是想用什么词句来形容这尊塑像的美。当前,他曾写出过《女神》这样惊世骇俗的诗作,可以称这塑像为“女神”吗?不,似乎不太恰当。那诗句中的女神,骨子里有一种叛逆,有一种撕裂旧世界的勇毅,而眼前的这尊彩塑菩萨,美得出奇,柔得出奇,远离尘世的一切污秽,独在天国舞蹈,曼妙优雅,低吟浅唱。想来想去,郭沫若先生脱口而出:这不是东方的维纳斯吗!哦,巴黎卢浮宫内有一尊断臂的维纳斯雕像,来自两千多年前的古希腊,那婀娜的身姿,与眼前这尊菩萨有异曲同工之妙。不过,那是西方的维纳斯,而眼前这尊,分明是“东方的维纳斯”了。几十年前,另一位文史学家郑振铎先生也曾踏访华严寺,与这尊合掌露齿胁侍菩萨相对时,竟发出了与郭沫若先生同样的惊呼。看来,对于美的赞叹,是人类内心共同的语言。
  华严寺有那么多精美绝伦的辽代彩塑,仅薄伽教藏殿里就有31尊,有比这尊胁侍菩萨高大的,有比这尊神圣的,且都沥粉贴金,秀逸动人,可唯有这尊让人分外流连,分外赞叹,看了再看,赏了又赏。拂去岁月的尘埃,那飘动的衣褶、那华丽的璎珞、那丹唇微启投向人间的一笑,让满怀信仰的人从她面前经过时,无不心旌摇曳。郭沫若和郑振铎二位,都是文史研究大家,他们知道大同华严寺是辽代的佛寺建筑,这尊合掌露齿菩萨亦是脱胎于辽代的彩塑精品,与她相对,怎不万分激动,万分感慨呢!
  从辽代到今天,近千年光阴,漫长时间的递进,一尊彩塑,在天地的轮回里,久久凝望红尘,谁人不惊叹!与她相对,你会觉得她是没有生命的彩塑?不,她是存在了千年的一个鲜活的生命,一尊血肉之躯,一个美到极致而不容亵渎的灵魂。东方维纳斯——这是文史巨擘给这尊彩绘的美誉,她听到了吗?听到了,但她不语,合掌露齿,微微一笑,在人间的喧嚣中,已经微笑了千年,也祈福了千年。岁月流逝,彩绘剥落,但美丽的笑颜已经定格,高贵的灵魂绝不蒙尘。
  世界上一切伟大艺术的诞生,似乎都连带着一个奇崛的传说,她也一样。
  辽代举国崇信佛教。传说,当年皇家征调全国的能工巧匠来修建华严寺。城外有个技术出众的老工匠,不愿为皇家效力,这惹恼了官府,以“违抗皇令”的罪名,将他痛打一顿,结果还是被征了去。这老工匠的女儿惦念父亲,便想了个主意,女扮男装,假充他的儿子,托人说通一名监工,前来照顾老父。在工地上,姑娘替大伙煮饭烧菜,当老父亲和其他工匠们塑造佛像时,她站在一旁,做出双手合十、闭目诵经的姿态。慢慢地,一个年轻善良的工匠觉察到,这“小伙子”是女扮男装,他担心这事被总监工发现,那可不得了。
  有一天,总监工发现老工匠的活儿没干完,就命人痛打。姑娘挺身而出,与他们理论。总监工似乎发现了这“小伙子”不是男儿身,就勒令剥光其上衣。眼看身份就要暴露,姑娘又不甘卑屈,她深情地望了望大家,莞尔一笑,纵身投入铸钟造塔的滚沸铁水中,瞬间消失,化为一朵白云,飘向天空,而那凶狠的总监工被溅起的铁水当场烧死。年轻的小工匠看到了姑娘临去之前的露齿一笑,依着她生前的形体、眼神,塑了一尊菩萨像,那露齿莞尔一笑,便成为永恒。这就是华严寺合掌露齿胁侍菩萨的前世今生。
  当然,关于这尊塑像,还有其它版本的传说,皆是善与恶、美与丑、权贵与庶民的抗衡。我一直认为,传说是最优秀的民间文学。它们历经时间的淘洗,流传了百年、千年,是人类智慧的结晶,也是无可替代的文学的脚本。人类因为善良的天性,也因为对善和美的渴求,口口相传了这些伟大的传说。传说都是虚构的,但又有谁会在乎它们的真假虚实呢,因为,爱和美早已留在心中。爱,是对抗世间一切邪恶最伟大的力量。
  当远道而来的朋友流连于大同城内的其它古代建筑时,我会不厌其烦地问他们一句:去华严寺瞻仰合掌露齿菩萨了吗?也会给他们讲述那个美丽的传说。众里寻她,在她面前站上一站,承接着她的微笑,再屏息凝神,聆听那回响在大殿之上的隐隐诵经声,你会感到天空地静,万虑齐除,或许,东方艺术之博大精深,也渗入心间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