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晚报 -B8 印象大同-
B8 印象大同 下载PDF 上一版 |
B8印象大同
  • ·众里寻她
  • ·夜的“星”
  • ·那些年炉火不熄的日子
  • ·积德钰与积德益

那些年炉火不熄的日子

  1964年我被分配到山西省大同市铁路基层单位。没过俩月,冬天就早早来临了。我住段内单身宿舍,离实习干活儿的车间仅几分钟的步行路程。
  大同是著名的“塞外煤都”,距市区不远的的口泉有许多煤矿,那里产的煤以质高易燃著称,我上铁路中专时,就听一位在青岛机务段当司炉的邻居说,大同煤很“厉害”,得跟硬煤搀和着,要不然,机车锅炉的炉箅子就烧坏了。
  果然名不虚传,我所住屋子也就是20多平米,中间有大半道无门隔墙,里边住仨人,却用着一个直径半米多、高约一米的火炉子。那本是供车间几十号人分散作业取暖用的,不膛泥,燃烧时呼呼作响,不仅炉子外部四周通红,就连两毫米厚的粗烟筒都被烧红小半截。我的床铺离炉子最近,烘得实在受不了,但初来乍到不便造次,只好强忍着。
  我们生火从不用劈柴,而是从车间里拿回点儿火车轴箱里起润滑作用的废棉毛线,一点火,煤就极易被引着。尽管这么省事,却也不愿生火,而是轮流穿插着回屋加煤。当然也可以理解:熄火十来个小时,里屋朝北的后墙便结一层霜。
  掏出的炉灰多为白色,少有杂质,可想而知这大同煤着实“厉害”。屋子门外大堆煤块儿常备不懈,屋里门口则是小堆,敞开地烧,从不压火,再说也压不住。我们曾创过16天不熄火的记录,最少也连烧一个星期。如此夜以继日地,一冬天不光炉箅子得坏几个,炉体都裂了。但同屋师傅们近水楼台或焊或做,从未影响取暖。
  记得当时大同市大块煤的价格是14元5角一吨,而铁路职工的“煤贴”是每人每冬9元。可喜的是,我们几个单身职工拿到人人有份的取暖补助,但不用花钱买煤,等于白落腰包,这对我每月31块5角的实习津贴而言,显然是不无小补。第二个冬天,因住在段外单身宿舍的职工对此反映强烈,单位才不得不一视同仁,将我们的“煤贴”取消了,但是宿舍内的炉火依然能不熄则不熄,一个冬天炉箅子还得坏几个,炉体也免不了会裂……
  当年10月我定职了,同屋人说,坐办公室的是“一杯茶,一支烟,一张报纸看半天”,不光有时间,还能随便离开,于是便让我多承担些加煤的“任务”。虽说我的工作性质决非他们那么夸张,但半天就得跑回来两三趟,却也是事实。而且有一回出差没告诉他们,回来后还因火灭落了埋怨。 杜浙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