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晚报 -B16 户外-
B16 户外 下载PDF 上一版 |
B16户外
  • ·天脊

天脊

——汾阳文峰塔的前世今生


  文峰塔位于汾阳城东南隅,当地人称“建昌塔”。从提出修建倡议,到塔拔地而起,前后历经十三年之久。十三年的等待和跨越,一座塔,融进了清代汾阳有识之士的心血和宏愿。

□ 塔,是信仰筑起的一份执著

  我记不起第一次看到汾阳文峰塔的照片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场合,但当时我就笃定:要走到塔下,仰望古人筑起的高度。
  世界上有太多美的东西,人穷尽一生都无法看遍,拿山西的古塔来说,有据可查的就将近千座。山川大地之上,塔,是信仰筑起的一份执著,千百年的时光没有将它们摧毁,站着——本身就是一个高度,而无关目光的远近丈量。
  几年前,我走遍了塞外大同存世的古塔——13座,也许还有隐匿于深山或河谷的我没能见到,但走过了我才知道,世上的美,人果真是看不完的。山西,汾阳,世界最高砖塔——文峰塔,雄姿挺拔,旷世独立,我俯身,或者仰望,都给心上一个沉沉的撞击,久久难平。
  走近了才知道,这塔,缘于一个叫“朱之俊”的古代文人。

□ 文峰塔在康熙年间筑起

  朱之俊(1596年—1671年),字擢秀,号沧起,又号羼摄居士,山西汾阳大向善村人。才子的成长之路大抵相同。朱之俊少年聪慧,饱读诗书,登名山、访贤德,广结文友,为日后成大器打下了基础。明天启元年(1621年),25岁的朱之俊参加乡试,即中举,翌年参加会试,荣登进士榜,不久便入翰林院供职,后又迁国子监司业。
  关于朱之俊一生的起落与辉煌,我有专文详述,在此只说他为家乡筑塔的功德。
  清顺治二年(公元1645年),朱之俊告老还乡。然而,家乡汾阳不知有多少学子正埋头苦读,以期平步青云——读书人梦里都盼着能“入世”。这么一想,他觉得振兴“文风”实在必要,而且,他有这个资格和能力提出倡议——毕竟,他做过国子监的司业。
  查阅清代康熙年间纂修的《汾阳县志》,厚厚的典籍,自有朱之俊一席。他认为,“汾西山耸直,而异地(东南方)无文峰塔以应之,为缺憾事。”生出这样的感慨时,他官居高位,想到自己一路走来的不易,深感振兴家乡文风的重要。与此同时,风水先生也说,“地面生金,天九成之,四九得十三之数,乃合西方(佛家)塔之图说也。”做任何事,都得一个有说服力的理由来支撑,是风水先生启发了朱之俊,还是朱之俊迎合了风水先生,总之,他信了这“风水”之说。在他眼里,“文脉”攸关家乡命脉,建一座文峰塔,成了他的一桩宿愿,也是汾阳有识之士众望所归。
  世上的事,都讲一个“缘”字。
  于是,文峰塔得以在康熙年间筑起,三百多年来,傲视红尘。
  文峰塔位于汾阳城东南隅,当地人称“建昌塔”。从提出修建倡议,到塔拔地而起,前后历经十三年之久。十三年的等待和跨越,一座塔,融进了清代汾阳有识之士的心血和宏愿。此塔由塔座、塔身、塔刹三部分组成,八角十三级,为楼阁砖券式结构。塔座为条石砌筑的须弥座,塔身由青砖砌筑,塔檐翼角升起,出檐甚短,塔层之间以砖雕椽、飞、斗拱组成的塔檐相隔。世上的古塔,雄秀者有之,玲珑者有之,但论高度,无出此塔之右者。文峰塔以“高”著称,约85米的身姿,拔得古代砖塔高度之头筹,汾阳人称其“天下第一塔”,远望之,确如“玉树临风,笔蘸天墨。”塔下,聚在一起沐浴天光的老人们念叨:“汾阳有座建昌塔,距天只有二尺八。”这句话,挂在汾阳人嘴边,言语里的自豪可见一斑。“建昌塔”便是文峰塔,距天二尺八,可想它的高度。封顶的那一刻,塔像一柄利剑,直指苍穹——文峰塔俨然一道挺立的“天脊”。
  筑塔的日子,朱之俊一定常常往来于工地和家里,心若止水,情之殷殷,这塔寄托着他晚年的全部心愿。回首一生,自己曾经风光,也有过黯然,但是想想,人活着,功名不过一眨眼,争啥都不长久,到头来,还不是如汾河水,哗哗流逝!长叹一声,也许,眼前的塔,冥冥之中是一生的安放。

□ 文峰塔的高度令人震撼

  岁月会让所有人都慢慢走远,但“声名”却是一个人停驻在世上最悠长的背影。
  仰视文峰塔,我在想,85米的高度,古人是如何层层筑起的?我不止一次跟朋友讨论过这样的问题:今天的科技和生产力远超古人,为什么我们在许多方面却无法抵达古人的高度?这样的讨论,观点自然不能达成一致,但我永远坚持自己的认为:古人是凭着智慧和匠心,更是凭着虔诚和信仰。我们不及古人的信仰,当下也缺少对美的用心打磨。尘世中,有些美不单是靠科技,更是靠手艺、靠“笨拙”的劳动。古人在《礼记•月令》一篇中就定下“物勒工名,以考其诚,功有不当,必行其罪”的制度,可当下呢?我们可以复制古人的艺术,但却无法回到古人的心境。
  汾阳文峰塔,汾阳城的“地标”,三百多年沧桑岁月,无论什么样的摩天大楼拔地而起,都比不上这座古塔给一座城市挺起的精气神!塔在身边,几百载的相守相视,汾阳人早就习以为常,只有如我这样的远行客,才会在塔前一拜再拜,感叹古代工匠的伟大,感叹朱之俊的一片拳拳乡情。塔在,古时的文人情怀便不会走远,纵然文风的兴盛与否跟塔并无直接关联,但汾阳因这塔而钟灵毓秀。几百年来,果然从塔下走出不少才俊,不乏留名青史者,但作为当年倡议建塔的朱之俊,无疑已是汾阳的另一座伟岸“地标”了。
  拜别文峰塔,我为它无与伦比的高度而久久震撼。人类呀,请珍存先祖留下的文化遗产吧,万万不能让千百年的岁月沉沦于我们手下!
  平城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