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晚报 -B14 户外-
B14户外
  • ·蔡家崖 寻找一段晋绥边区记忆

蔡家崖 寻找一段晋绥边区记忆

  晋绥边区革命纪念馆里收藏的《晋绥日报》

  毛泽东对《晋绥日报》编辑人员谈话旧址

晋绥边区革命纪念馆新址

  从地图上看,兴县只是山西省吕梁山里的一个普通县。置身其中,但见群山逶迤,沟壑纵横,地形破碎。如果没有高速公路的开通,出入兴县确实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但是兴县具有一定的知名度,红色文化底蕴深厚。这里的蔡家崖曾经是晋绥边区政府及晋绥军区司令部所在地,是八路军120师的主战场,是革命圣地延安的屏障和门户。
  这里的黑茶山在1946年4月8日发生过一起震惊中外的空难事件,当时由重庆飞往延安的飞机在雨雾中撞向了山体,机上乘坐的王若飞、秦邦宪(博古)、叶挺、李秀文、邓发、黄齐生、李少华、黄晓庄、赵登俊、魏万吉、叶扬眉等13名民族英雄与4名美国机组人员全部遇难。
  对于我国的新闻工作者而言,著名的《毛泽东对〈晋绥日报〉编辑人员的谈话》也诞生在兴县。这是毛泽东主席一生中仅有的同一家报社编辑人员谈话。这篇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马克思主义新闻观经典文献至今熠熠生辉。

1晋绥边区12年功绩卓著

  车下高速公路,沿着开阔、整洁的蔚汾南路或者蔚汾北路前行就是兴县县城了,县城在蔚汾河两岸分布,主要建筑集中在河流的北岸。进入喧闹的晋绥东路遍布商场、宾馆、学校,是传统的繁庶之地,我们入住的就是晋绥大酒店,既有年代感又有纪念意义。
  从晋绥西路向西,可见2015年投用的纪念建筑120师小学,校名由贺龙夫人薛明题写。不远处就是蔡家崖村了。蔡家崖村西临黄河15公里,北倚元宝山,南襟蔚汾河,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期间晋绥边区政府及晋绥军区司令部就在这里开展工作,成了当时晋绥边区政治、军事、文化中心,时人誉为“小延安”。
  1962年,依托晋绥军区司令部旧址建设了晋绥边区革命纪念馆。走进这处以窑洞为主的建筑群,第一感觉是简朴。司令部旧址正面是一排窑洞,贺龙、关向应、林枫、续范亭、周士弟、李井泉、牛荫冠等等在此长期生活和战斗过。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等曾在此路居、指导边区工作。
  院落中央有六柳亭,六棵柳树环绕。六棵柳树由贺龙当年亲手栽种,种树后还准备建亭子,但未完工就遭到日军飞机炸毁。现在的六柳亭为2002年复建。亭子旁边还有贺龙骑着骏马的汉白玉石雕。
  院落最西的窑洞是贺龙故居,墙上挂着贺龙和妻儿当时的合影,照片里的贺龙盘腿坐在炕上,面带微笑,手执烟斗,好像听到了前线的捷报。
  晋绥边区由晋西北、晋西南、大青山地区(绥蒙区)三大块组成,是我国最早的敌后主要根据地之一。根据地建立的12年中,晋绥军民经历了大小战斗10997次,歼敌10万余人,俘敌2.4万余人,开创了纵长1000公里、横广250余公里的晋绥边区。12年中,兴县开荒100余万亩,供养边区4万余名党政军人员;14397名青壮年参军,2200多位革命烈士把一腔热血洒在了这片热土上。晋绥边区担当了阻敌西进、屏障陕甘宁、拱卫延安,保卫党中央的前卫阵地作用,发挥了延安党中央与敌后各抗日根据地的交通枢纽和重要通道以及延安与莫斯科联系的国际交通线的作用。
  资料里的数据或许抽象,但后人能够从这些数据里感受到热血的温度、斗志的澎湃。

2对《晋绥日报》编辑人员谈话

  1948年春,毛泽东主席转战陕北一年多后东渡黄河,3月25日率中央机关到达蔡家崖。毛泽东路居处紧邻贺龙旧居。在窑洞临近窗户处放着一张长方桌和太师椅,窑洞的后部放着硬板床、旧式布躺椅和自制沙发。和这孔窑洞相连的窑洞是毛泽东的会客室,也是他和周恩来等中央首长聚会、吃饭的地方。
  到达蔡家崖的当晚,毛泽东就听取了贺龙和中共晋绥分局书记李井泉关于晋绥解放区土改和整党工作的详细汇报。在随后的几天里,毛泽东召开了5次座谈会,向区县干部、土改工作团干部和贫农团代表详细地调查当地农村的状况。
  1948年4月1日,毛泽东在晋绥军区司令部的礼堂里召开晋绥干部会议,发表了著名的《在晋绥干部会议上的讲话》。这处礼堂位于司令部旧址的西端,当年是贺龙和干部战士自力更生一砖一瓦修建起来的,没用群众一个工。
  邻近礼堂有一排坐西朝东的平房,其中一间门头上悬挂着“毛泽东对《晋绥日报》编辑人员谈话旧址”的牌子。虽然这几间西房看上去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是历史上发生在这里的谈话深远地影响了中国的新闻事业,这篇谈话精神至今是党的新闻舆论工作的重要指导思想。
  1948年4月2日上午,毛泽东接见了《晋绥日报》的20多名编辑人员。毛泽东开门见山地指出了党的新闻事业的使命任务,“我们的政策,不光要使领导者知道、干部知道,还要使广大的群众知道。有关政策的问题,一般的都应该在党的报纸上或者刊物上进行宣传。”“我们的报纸也要靠大家来办,靠全体人民群众来办,靠全党来办,而不能只靠少数人关起门来办。”
  《晋绥日报》是中共晋绥分局的机关报,是晋绥边区第一份铅印的报纸。1940年 9月18日创刊,最初名为《抗战日报》,1946年7月1日改名《晋绥日报》,1949年5月1日终刊,发行量达到1.5万份。刘胡兰的事迹和毛泽东的亲笔题词“生的伟大,死的光荣”就是该报首发。
  在谈话中毛泽东指出,“报纸的作用和力量,就在它能使党的纲领路线,方针政策,工作任务和工作方法,最迅速最广泛地同群众见面”;“把报纸办得引人入胜,在报纸上正确地宣传党的方针政策”;“通过报纸加强党和群众的联系,这是党的工作中的一项不可小看的、有重大原则意义的问题”。不过并非所有的党员干部都认识到了通过报纸让群众了解党的政策的重要性,对此毛泽东严肃指出“这是我们的有些工作不能做好的基本原因之一”。

3《晋绥日报》流芳中国新闻史

  《晋绥日报》出版的9年时间里,先后有600多名编辑、记者、报务人员、印刷工人、造纸工人、发行人员和后勤供应人员在不同的岗位上无私奉献,有的还牺牲在了岗位上。战火中的2171期报纸记录了不平凡岁月,在中国新闻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70年过去了,《毛泽东对〈晋绥日报〉编辑人员的谈话》仍然闪耀着夺目的光彩,它标志着我党对无产阶级党报性质、作用、任务、文风等马克思主义新闻观认识成熟,具有里程碑意义。2018年4月,复旦大学新闻学教授童兵指出,《毛泽东对〈晋绥日报〉编辑人员的谈话》宣告了中国共产党的党报理论基本形成,这篇谈话是马克思新闻学的重要历史文献,也是我们新闻工作必须遵循的指导思想。
  为了“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的革命需要,1949年2月21日晋绥边区撤销,不久《晋绥日报》终刊。不过,《晋绥日报》的基因在更大的范围内落地生根,新中国成立后,包括《光明日报》《四川日报》《甘肃日报》《参考消息》等多家媒体以及党和政府的宣传出版管理机构负责人都是从《晋绥日报》走出来的,《晋绥日报》的优良传统也得以弘扬。
  走过70年,度过又一个记者节,源自革命根据地的战斗号角回响在今人耳畔,不忘初心,让我们再出发。
  文"图霜枫酒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