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晚报 -B8 印象大同-
B8 印象大同 下载PDF 上一版 |
B8印象大同
  • ·大同有座代王府(五)
  • ·读铭文知媵器(一)
  • ·回望
  • ·大同年,从一碗腊八粥开始

读铭文知媵器(一)

  在我国古代青铜器上,凡铸刻有文字的,这类文字称之为铭文,也称金文、钟鼎文。宋代人称之为“款识”,比如薛尚功所集录的彝器铭文,称之为《历代钟鼎彝器款识法帖》。铭文的出现一方面是青铜器铸造技术的进步,另一方面也说明这时候的文字已经发展到相对成熟的阶段。
  铭文字数有多有少,少者仅两三字,有的为圆形文字,有的为日名(日名是按生日取的。《白虎通义·姓名篇》:“殷家质,故直以生日名子也。”),有的为作器之人等等。多者可达上百字,如毛公鼎,铭文近五百字,是目前所见字数最多的青铜器铭文。铭文内容多涉及重要战事、王室祭祀活动、王室与贵族关系、廷礼册命、诸侯大夫社会活动、典章制度等等。在这其中,有一类铭文中含有“媵”字的青铜器,通常称为媵器。
  《尔雅·释言》:“媵,将,送也。”文献中“媵”字,其主要意义是“送”,从内容可以概括为“媵人”和“媵物”两大类,以臣仆庶妾或嫁妆器物作为送女出嫁之资。从意义而言,媵器就是为女子出嫁所作的器物。
  作器者主要来自同宗族的男性长辈,其中多数可能是父母。兄弟可以为姊妹作媵器,兄弟之子可以为“姑”作媵器,父母可以同时具名为女儿作媵器,以母亲身份为女儿作媵器的比例很低。
  媵辞包含有时间、某人为某人作媵器、祝愿辞等。完整的结构模式一般是“夫方信息+排行+女方姓+名字”,如郑伯匜:“郑伯作宋孟姬媵匜,其子子孙孙永宝用之”。郑伯为作器者,宋是夫家国氏,孟是排行,郑国姬姓,姬是女方姓。再如市博物馆临展厅“诗中吉金其华灼灼——浑源彝器回乡暨《诗经》中的青铜器特展”,鲁伯愈父鬲中:“鲁伯愈父作邾姬仁媵羞鬲,其永宝用”。鲁伯愈父鬲当中出现了女子的名字“仁”,信息更为完整。不少媵器铭文没有说明往嫁夫家国氏,或是作器的长辈所属国氏不详,有的媵器甚至连新娘名字或往嫁夫国名都被省略了。如邾伯鬲:“邾伯作媵鬲”。
  大同市博物馆何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