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晚报 -B14 九龙壁艺苑-
B14 九龙壁艺苑 下载PDF | 下一版 上一版
B14九龙壁艺苑
  • ·《双子杀手》的得与失
  • ·为情怀而燃的“狂热”
  •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遇见幸福》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遇见幸福》

  是不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就慢慢地喜欢上了家长里短剧,这个不好说,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越来越习惯追一些接地气的剧。比如近来的《遇见幸福》。但是值得一提的是,追这部剧的过程中,感觉相当奇怪——骑墙、摇摆、纠结、挣扎,这部剧既没有让人食之无味又无法给人以弃之可惜之感。
  《遇见幸福》讲的是三代人的故事,尤以子一辈乱如麻绳的中年生活突出,父辈和孙子辈是他们中年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麻绳结,亦是甜蜜的负担。
  因为父辈们是当年的好工友、多年的好兄弟好伙伴,子一辈们打出生便是发小,整天腻在一起,同欢笑共泪水,快乐着他们的快乐,忧愁着彼此的忧愁。他们在古城内度过了自己的年少时光。然后突然有一天,长大的他们要为各自的梦想打拼,注定各奔东西,有了不同的生活境遇,走着不同的生活轨迹。于是若干年后的相逢,曾经的发小已成陌生人。他们就跟所有初遇的人从陌生到熟悉一样,在重新慢慢靠近的过程中,有疏离有排斥有碰撞甚至有龃龉,但是在经历了一些事儿之后,他们的交集越来越多,童年的记忆与现实的点滴不断重叠,再加上“父辈关系交好”这个“黏合剂”,不知不觉中,他们重拾友谊,成就了可以互相取暖的交情。牢固友谊的过程,亦是他们不断校正自己、重新上路的过程,更是平添勇气,可以从容面对生活坎坷的过程。可以说,很正能量很励志。
  因为是三代人的故事,回忆杀自然少不了。七八十年代的时候,父辈们正当年,子一辈正处在童年无忧少年无虑的时候,光阴正好。那时候街坊邻居的你来我往,孩子们的单纯快乐以及家里家外的那些老物件,无不是一场场年代秀。包括三个老爸的名字——国庆、建国、解放,都是时代的印迹,这些都足以勾起两代人的回忆和情感共鸣。
  剧中不乏笑点,“炊事班班长”洪剑涛在这部剧中依旧是搞笑担当,自带表情包;说话夸张而幽默的郭京飞称得上是演员中的搞笑新秀;再加上剧中演员个个都是能哭能笑的演技派,让观众随时都能或开怀或会心一笑是小菜一碟。这些笑点不仅不庸俗,倒时常让人提振精神。但是,这部剧更多的是会时不时地戳中你的泪点,蒋欣扮演的甄开放的哭戏最多,而每次她的哭都能招来一波感同身受的眼泪。她的中年“戏”太多,忙事业顾不上家庭,丢了婚姻;独自带孩子顾不了事业,丢了心爱的工作;要赚钱养家,另谋了开快车的职业;为了让父亲放心,硬撑着报喜不报忧;好容易迎来家庭事业的第二春,又得了病……每一桩难事儿都能让同龄人从中找到自己的影子,她简直就是中年危机的“集大成者”和“代言人”,所以她的每一次流泪必招致观众的奉陪到底。最招哭的恐怕是郭京飞扮演的欧阳严严,在母亲去世后的忏悔。老人们心疼孩子,同样也报喜不报忧,孩子们体恤父母,也通常是把难事儿愁事儿打掉牙和血吞,两代人充满爱的互相隐瞒,恰恰成就了遗憾,可这偏偏都是因为爱。看到这部分的观众想必早已经泪流满面。这部剧就这么轻而易举地博取了我们的笑、赚取了我们的泪、攫取了我们的回忆,从这个意义上说,它是丰满的。再加上强大的演员阵容——蒋欣、李光洁、郭京飞、刘孜、刘佩琦、洪剑涛等演技派与老戏骨的倾力演绎,这部剧你永远不要担心没有看点,而且一度让你欲罢不能,但是还有一度,它也想让你弃剧,因为它的面面俱到。
  这部剧意图把三个年龄段的人可能面临的问题统统收入“囊”中,老年人的养老、健康问题、如何与孩子相处的问题;青少年的成长烦恼,有来自家庭的、父母的、学校的、周围环境的;中年的生存危机,婚姻、家庭、事业,健康……这些统统都关注到了。感觉一部剧是看过的好多部剧的集合,难免拖沓和牵强。
  拖沓的不只剧情,还有节奏上的缓慢。不知是因为剪辑的不走心还是过于走心,演员流露出的一个表情、角色之间的一个对视,往往很长时间不切换画面,是加剧对情绪的渲染,还是为了拉长剧集?一个眼神的交会间隙,观众足可以起身活动一下腿脚。
  而配乐的乱入也是该剧的一处硬伤,只要节奏放缓镜头凝固时,音乐就会响起,决不放过任何一个需要放空和留白的机会,完美地破坏了应有的气氛。而后会因为下一个镜头出现戛然而止,或者下一个镜头会另外突兀地响起另一段配乐,这些差池和失误的出现,一下子拉低了整部剧的质量,倒可惜了那么些好演员的表现。
  喜欢看家长里短的家庭剧,很大程度是奔着它的代入感来的,这部剧过于丰沛的内容,仿佛为各个群体都提供了相应的代入感,这份“周到”反倒造成了观众的胃口不适,烹小鲜做成了满汉全席,私家小厨整成了饕餮盛宴,规模和规格都上去了,但是消化起来变得困难了。况且寻常人的生活既没有这样丰富的起落开合,也不都是这样皆大欢喜的美好结局,代入感的事儿还需从长计议。 兰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