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晚报 -B6 九龙壁·晚晴-
B6 九龙壁·晚晴 下载PDF | 下一版 上一版
B6九龙壁·晚晴
  • ·爱管“闲事”的父亲
  • ·老爸的美好“食”光
  • ·母亲的“独家秘方”
  • ·父亲的“终生劳动观”

母亲的“独家秘方”

  母亲擅长做菜,尤其是一道家常的炖鸡块,被我称为“天下第一美味”。母亲做的炖鸡块,味道浓郁,又鲜又香,让人回味无穷。我在不少饭店吃过炖鸡块,跟母亲做的一比,逊色很多。所以多年来我养成一个习惯,只要馋了,首先想到的是母亲的炖鸡块。
  物质贫乏的年代,母亲只有在过年过节时才炖鸡块。炖鸡块对我来说,简直好吃到爆,能让我提前很多天就开始酝酿口水,满心期盼。后来生活条件好了,炖鸡块成了家常便饭。可我从没有吃腻的感觉,每次吃母亲做的炖鸡块,都能唤起我味蕾的兴奋感——这是唯一一道我百吃不厌的菜。
  结婚后,妻子知道我爱吃炖鸡块,也学着炖给我吃。但她做出的味道,我吃起来就是不对味。为此,妻子虚心向母亲请教了“独家秘方”。
  得到母亲的“真传”,妻子胸有成竹地说:“妈做炖鸡块的步骤和调料确实不一般,放心吧,这次我肯定能做出一模一样的口味!”
  一番忙碌,妻子做的炖鸡块大功告成。她满心期待地把菜端上餐桌,可是我尝了一口,“不是那个味。”妻子只好埋怨我说,是我嘴太刁。我决定亲自下厨。我自信有母亲的“遗传基因”,做菜还是有些感觉的。我买了上好的鸡肉,有好食材好手艺才能充分发挥出来。我把母亲的“独家秘方”写在纸上,严格遵照里面的步骤来做。可是,做出的炖鸡块仍旧让我失望。这是怎么回事呢?妻子大笑,莫非吃东西还有场景限制?
  周末邀请母亲来城里,重新给我做了炖鸡块。炖鸡块还没出锅,我就找到感觉了:“对!就是这个味儿!”开饭了,我赶紧尝了第一口,大喊一声:“这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美味!”母亲听了,开怀大笑。
  其实每位母亲都有“独家秘方”。她们早早就掌握了儿女舌尖上的密码,能够做出最合他们口味的饭菜。这种手艺,无法被模仿,更无法被超越,只是母亲的专属味道。儿女的味蕾上,根深蒂固地保留着某种记忆,一生都无法抹去。这种记忆,是爱的味道。王国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