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晚报 -B8 印象大同-
B8印象大同
  • ·白登往事
  • ·印记
  • ·故乡老杨
  • ·感受氢都文化公园

白登往事

  

□ 许玮
  大明正统十一年(公元1446年)农历十二月十二(阳历12月29日),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的第十三子、坐守大同的首任代王朱桂,走完了自己长长的一生,以73岁的高龄,在大同城内代王府离世。
  塞上隆冬,寒气袭人。代王府里,朱桂的儿女们侍立朱桂的病榻前,一派凄然。600年过去了,朱桂是病逝,还是因衰老而自然死亡,已很难考证,但可以肯定的是,朱元璋的二十六个儿子中,朱桂的寿命最长。从明洪武二十五年(公元1392年)18岁封王大同以来,朱桂在塞北度过了整整54个春秋。他弥留之际,大同城已有朱氏嫡系千余。
  73岁高龄,54年代王生涯,有明一代的藩王里,朱桂创造了多项“第一”。
  与十几位哥哥相比,朱桂的一生政绩平平,可他历经了明朝六任皇帝——明太祖朱元璋、明惠帝朱允炆、明成祖朱棣、明仁宗朱高炽、明宣宗朱瞻基、明英宗朱祁镇,年号从“洪武”一直到“正统”。朱桂去世那年,大同已享有“士马甲天下”的威名。作为当朝皇帝,明英宗朱祁镇赐给这位曾祖叔父的谥号是——简。简,简单、简化之意,说明朱桂这一生平平常常、简简单单。同时,为了表达对这位已然“元老”资格的曾祖叔父的哀思,朱祁镇辍朝三日。
  关于朱桂,目前能够看到的各类明史典籍,对他的记载拢共不足千字,且评价不高。放眼明朝,276年的历史,分封藩王220余位,朱桂算不得响当当的人物,虽然他是开国皇帝朱元璋的儿子。后世之人,很少再去探究历史了,而是循着前人既有的认知,对朱桂妄下定义、简单误读,甚至将其“妖魔化”。长久以来形成的这种认知,一时还无法扭转,还原真实的朱桂,既需要时间,更需要充分的史料来佐证。
  明代张钦纂修的《大同府志》、清代黎中辅纂修的《大同县志》均记载,朱桂死后葬在大同城外东北十里的采掠(凉)山。《吕氏春秋》有言:“陵墓若都邑。”暂且不论朱桂在大同有无功绩,是否造福一方,单就其出身和享年之长久,便可想见其墓葬的排场。
  我想到了坐守河南新乡、与朱桂获赐相同谥号“简”的藩王朱翊镠。朱翊镠是万历皇帝朱翊钧唯一的同母弟弟,被封“潞王”。他死后,朱翊钧伤痛至极,下令为其营建王陵,牌坊、享殿、明楼、宝城、神道、石像生……一应俱全,类似于北京十三陵中的定陵(朱翊钧之墓),成为已知的明代最大的一座藩王墓。纵然朱桂墓无法与朱翊镠墓相比,但作为受封大明北部边陲的“九大攘夷塞王”之一,其墓葬规格一定不低,和大同城中的代王府一样,黄、蓝琉璃做了他尊贵身份的炫耀。
  从朱桂坐守大同,到明王朝覆灭,250多年间,代藩宗室主要成员死后,均建有规格不等的墓葬。《大同府志》《大同县志》记载,代王墓共有九处,位于大同城外东北处的采掠(凉)山一带,素有“代藩九墓”之称,又桥头山、独角冈、齐家山、七里山、合河山亦有代诸墓。“代诸墓”指的是代藩家族其他成员(郡王、郡主等)的墓葬,而这些地名如今已不易查找了。
  《大同府志》《大同县志》两部志书,可信度较高,是后世研究大同历史的重要参考,但书中只记载了九位代王的墓葬分布,而整个代王家族实际传袭和死后追封的共有13位代王,其余四位代王的墓葬在何处,无记载。当年,代王府的选址,在大同城内中心偏东北,而采掠(凉)山、马铺山位于大同城外东北方。在古人眼里,东北方被称为“艮方”,占尽风水,得天独厚。代王家族的墓葬选址于此,九位不同年代出生、不同性格禀赋的代王魂归于此,从堪舆的角度来说,可谓精妙。
  代王墓除了有规模不等的地下宫室,还有享殿、碑亭、碑坊等地面建筑。从明太祖朱元璋开始,到明英宗朱祁镇,将近一百年间,明朝盛行“殉葬”制度。朱桂去世时,正是朱祁镇在位期间,处在这个时间节点,其墓内或许有妃嫔殉葬。只是,王朝故事远矣,所有的谜团都凝冻在了时间之下。从代王墓先后落成到如今,时间已消逝了六百年,当年的辉煌还有多少能够寻得?
  随着大明王朝的终结,代王墓葬在公元1644年3月李自成占领大同后,不同程度受到毁坏,可谓代藩墓葬第一次遭劫。据说,李自成为了发泄对明王朝统治的不满和愤恨,派兵对代藩墓葬群进行了洗劫(关于代藩墓所受大顺军破坏,正史并无记载)。清代吴辅宏纂辑的《大同府志》记载:“闯贼陷大同,阖门遇害。”不难想象,大顺军进驻大同后,代王家族蒙难之惨烈,基于此,代藩墓葬自然也是在劫难逃。
  白登依旧,可时间不停,一切的繁华或悲凉都已成为过往。